合肥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七杀神皇第314章

来源: 分类:玄幻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2月23日

七杀神皇 第314章:狂刀亲临

诡异咒符,正是早已经消失于世间的洪荒巫术,对于掌握着巫族传承的陈旭来说,将肉身血肉留在陈旭手中,无疑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巫族诡异莫测的杀道咒术,只要落下了媒介在陈旭手中,上天入地也在所难逃。

齐棺感受到莫名危机,立即驾驭元婴冲向主峰寻求家主庇护,元婴一闪下一刻便冲到宴席之上,众人目光看向齐棺,就在齐棺张口喊道:“救我....。”

“碰!”

齐棺元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浮现出一层层邪异咒符,下一刻元婴便在半空中轰然炸碎。

“大胆!”

一切发生的太快,纵然是齐家太祖,剑阁阁老的齐渊也未能够反应过来,众人看着眼前犹如血雾一般洒落的元婴碎片,心中顿时一跳,在太乙神宗内杀齐家长老。

这简直是要疯了么?一个陈旭,哪怕是背后有聂家,也绝对护不了他,这下陈旭必死无疑。

“够狂!够强!听说此子杀了魔主陈天南,以至于魔族大败,本来还是传言,但现在看起来,似乎是真的了。”

一些人看到陈旭轻描淡写便将齐家一位真武八重天的长老给击杀,甚至连元婴都没有放过,如此狠辣手段,如此强硬实力,让许多人都不禁为之震惊。

“陈哥哥!”

聂紫馨脸上露出激动神色,但随即神色中不禁为陈旭暗暗担心起来,立即高喊道:“不要来,快离开!”

“老七,带她去一旁!”

琼工眉头一沉,让韩子车将聂紫馨拉到一旁,韩子车早已怒火中烧,听到此话立即拉住聂紫馨的胳膊,将聂紫馨拉到一旁处。

“嗯!真武?仅仅只是真武么?”

琼工端坐在首座上,看着眼前脚踏虚空漫步而行来的陈旭,不禁皱起眉头,依他的实力,居然看不透了陈旭。

虽然琼工能够看出陈旭身上并未有显圣所特有的圣气环绕,代表陈旭并未踏足显圣,但琼工仔细去看,便发现陈旭身前茫茫一片,居然看不透陈旭的真实实力究竟如何。

这不禁让琼工怀疑,陈旭身上会不会有什么重宝,否则怎么会有如此实力,居然让自己都看不透。

疑惑之间,陈旭此刻已经踏空而来,脚下一步步踏出,四周虚空顿时不断颤动起来,似乎无法承受陈旭之力,随时可能崩塌一般。

齐渊眉头一挑,冷笑道:“我之前想你是聂盖徒孙,本来还不想难为你,但你竟敢杀我齐家之人,今天务必叫你有来无回,现在跪下,我还会念在你师父的面子上给你个痛快。”

陈旭闻言,目光仔细打量一番齐渊后,顿时忍不住大笑道:“我说你们齐家一个个怎么会如此天真,看来都是遗传了你这个老糊涂的种!”

“放肆,你说什么!”

齐渊神色一沉,洞天八重气息轰然而出,四周虚空崩碎呈现出巨大黑洞,将天地光芒吞噬,大地黯然,强大气息犹如末日。

“洞天八重!难怪齐家敢为首,要对聂家逼宫。”四周众人暗暗传音,但立即有人否认这个说法,反而道出真相。

“不!事实上齐渊熬不住了,齐家已经和聂家苦熬了数辈人,齐渊和聂家两位太祖寿元都差不多即将耗尽,上次秘藏开启,便是要太乙神宗圣子去拿神核续命之用。”

众人闻言,这才醒悟过来,说来齐渊也是倒霉,他和聂盖、聂隐、三人同辈,三人更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修炼速度远远超乎常人。

三人逐渐开始接手族中权力,但偏偏因为聂盖、聂隐兄弟两人力压他齐渊一头,最终聂家把持太乙神宗,这一座就是整整千年之久。

齐渊一直在苦修,一直在等,他在耗,哪怕是拼寿元,也要先把聂盖、聂隐熬死,如今聂盖重创,齐渊也终于忍耐不住开始展露獠牙。

面对眼前迫人气息,陈旭神色不变继续冷笑道:“我看你是年纪大了,耳朵聋了,我说的那么大声音你都听不见,还来这里凑什么热闹,早点回去休息不是更好么。”

“找死!”

齐渊脸色铁青,他是什么身份,和聂盖、聂隐平起平坐的之人,怎么能够允许陈旭这样的后辈当众羞辱自己,不杀陈旭,他怎能立威。

“嗡!”

然而不等齐渊出手,虚空之处一柄长刀破开虚无,刀身燃烧灿烂鎏金,刀身回旋,重重斩在齐渊身前。

“轰!”

整座圣鼎峰轰然震动,庞大刀气贯穿山石千百丈,直接从圣鼎峰另一处山壁斩透出去。

“是谁!”

如此强大刀气,无疑让所有人为之一震,纵然是齐渊脸上神色也不禁一变再变,如此雄厚霸道的气息,必然是天底下有数的高手。

“刀横六绝行侠客,扫空万古无英名,一壶烈酒醉肝肠,负尽狂名三百年。”

眼前虚空崩碎,朗朗诗号回响,霸道之气冠绝长空,只见狂刀从虚空中踏步走来,冷眸斜视一扫,不禁大笑道:“狂刀来也!”

“狂刀!”

无论是齐渊,还是琼工,或者是柳、周两家,乃至是其他来此宾客纷纷皱起眉头,无论任何宗门,对于狂刀这种散修最是讨厌,不能轻易得罪,却也无力铲除。

偏偏如狂刀这样的散修,实力强横惊人也就罢了,更让人讨厌的是这家伙一幅怪脾气,实在太让人难以捉摸,说他是正也好,说他是邪也罢。正邪不透,最是讨厌。

这家伙居然来此,加上之前传闻,狂刀曾经在东阳府为陈旭撑腰的传言,怕是来此就给陈旭撑腰来的。

“狂刀!天,这家伙怎么来了!”

“听说狂刀和陈旭关系不一般啊,莫不是来给陈旭撑腰的?”

“狂刀这样的人,怎么会和陈旭有什么关系??”

狂刀亲临,自然引来无数人所疑惑,如狂刀这样实力强大,令众多宗门所忌惮的散修,按说一般情况是很难结交。

更不要说狂刀成名那么久,陈旭一个后辈,怎么会令狂刀如此看重,甚至不惜亲自来此为他撑腰。

对于四周议论,狂刀丝毫没有在意,将金刀拔起抗在肩头,大大咧咧走到一旁,一脚将坐在座位上的那位宗门掌教踢到一旁去,自己坐下来道:“别看我,我来讨杯喜酒喝。”

这话说出来当然没有人会相信,去哪里和喜酒不好,偏偏要来这里喝?

齐渊脸上神色难看,但还是熄灭怒火,平静下气息稳稳坐下,似乎在静观其变。

“哼!”

看到齐渊一脸不甘心的模样,陈旭不屑一笑,如今自己的实力,齐渊一个行将朽木的老家伙算什么,不过他不出手正是合自己所想。

他还看不上齐渊这样的对手,只是如果自己和齐渊出手,只怕必然会引来以齐家为首的三家弟子疯狂围攻。

自己纵然不怕,但杀自家的弟子,杀再多又有什么意思,最后若是惊动了还在闭关中的聂盖,反而得不偿失。

所以陈旭才会请聂盖来此,负责帮忙镇住齐渊这个老东西就好,其余的账他要自己来一笔一笔的算。

目光一凛,陈旭眼睛看向被韩子车拉着的聂紫馨,顿时神色一沉,“把你的爪子放开!”

虽然韩子车早已经做好应对,但此刻被陈旭一声冷喝下,心神顿时慌了起来。

“不!我要镇静,我要镇静,背后师父目光正看着我,我一定要镇静下来,向师父证明,我是他的弟子,是他的传承者。”

韩子车心中不断向自己说道,不断试图让自己镇静下来,但这个时候,陈旭漫步上前,四周众人皱起眉头。

却发现,琼工和齐渊的目光都在狂刀的身上,而聂天鹏居然一脸茫然的表情,似乎什么都没看到。

几人的态度,因为狂刀的出现变得暖味起来,陈旭大步而行,直接走向聂紫馨,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人身影走出来,横身挡在陈旭面前。

“陈旭,你这是要做什么,这可是聂家和玉琼阁之间所签订下来的联姻,你要破坏两家联姻大计,这怕你担当不起啊。退下,否则....死!”

说话之人,正是太乙神宗圣子东方狱,如今东方狱已经不是昔日之时,现如今,他已踏入真武,并且在齐家的支持下,修为达到真武巅峰。

更重要的是,现如今他的雷体血脉已经不再受限于天气,随时都能够以雷霆之力加持己身,同级武者根本没有任何招架之力。

此刻东方狱横档陈旭面前,眼中是毫不留情的杀意,他要为昔日之耻复仇,更是要让陈旭为他三叔公偿命!

“轰隆隆~”

原本晴朗天空此刻忽然间沉晕下来,一声声奔雷电闪,万千雷龙破空而下,东方狱身上燃烧起银色雷甲,宛若开天辟地的战神。

众人目光中多出一分惊讶,天生雷霆,成长起来后居然如此强大,若是日后到达显圣、乃至是洞天,会有多么强大?

银光耀目中,强大毁灭之力,让四周那些围观之人不禁感到口干舌燥,哪怕修为同为真武,在这样雷霆气息下也不禁缓缓后退来缓解压力。

老人风湿骨痛怎么办
赣州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北京国仁医院孟银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