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一样与妻书(1)

来源: 分类:玄幻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2月24日
一样《与妻书》,千古家国情

清末资产阶级志士林觉民在广州起义前夕给他的妻子陈意映写下一篇情真意切、荡气回肠、字字泣血,缠绵悱恻又充满正气的《与妻书》无独有偶,和林觉民一同参加广州起义的方声洞,在起义前夕也写下一篇《与妻书》送给他的爱妻王颖。

颖卿爱鉴:

卿披读吾书时,吾已去人世久矣,再无把晤之期,只能相见于魂梦间矣。

当吾由东承运军火来港时,已决志捐躯于沙场,为祖国报仇,为四万万同胞求幸福,以尽国民之责任。所不即行相告者,恐吾爱卿以吾赴死为悲耳。刻吾为大义而死,死得其所,卿亦可以无憾矣。

卿素明大义,当不以吾此死为不应,必能谅兄之心,知兄念妹之切,强以节悲哀,勉自珍摄也。且卿之责任亦不为不重,即上有老翁大人及大人,下有幼少孤儿,全懒(赖)吾爱卿奉养抚育,并教导诸子侄以爱国之精神,以继吾未竟之志,或可以稍慰兄于泉下矣,幸吾爱卿免(勉)之。

吾本愿与卿相守而死,第以今日事势观之,天灾可以死,盗贼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辈处今日之中国,无时无地不可死。到那时,使吾眼睁睁看汝死,或使汝眼睁睁看我死,吾与汝果能之乎?幸今日吾与汝双健,天下人之不当死而死与不愿离而离者,不可计数,钟情如我辈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顾汝也。吾今死无余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旭儿已两岁,转眼,汝其善抚之,使其肖我。汝腹中之物,吾欲其,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则亦教其以我志,则我死后,尚有二声洞在也!吾家后日当甚贫,幸为我善事吾老父,切祷。

吾此行不直告汝者,是吾不是处。然告汝又恐汝担忧,且以汝有身也,使汝日日担忧,的的非吾所忍也。吾爱汝至,所以为汝谋,惟恐未尽。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卒不忍独善其身。

嗟呼!帛短情长,所未尽者,尚有千万言,汝可以模拟得之。

草此。

辛亥三月念(廿)八夜四鼓声洞手书

此信写完后,又补写一语于信前:岳母大人及仁兄智弟及诸姊妹代为告别,因忙,未另函。

方声洞,福州人,黄花岗烈士之一,牺牲时年仅25周岁。1911年3月31日,广州起义(后来又被称为黄花岗起义)之前约一个月,东京,方声洞带着妻儿走进一家照相馆,他要拍一张全家福。

当时,他妻子王颖身穿和服面对镜头,声洞则侧身目视正在妻子膝上挥舞右手的幼子。据说,摄影师让声洞看镜头,他却执意要看着儿子。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此时的方声洞,目光中一定充满着对家庭、对生命的怜爱。他很可能已经意识到,这帧全家福或许是他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张照片,他想把自己最柔情的一刻定格下来,留给这个世界。因为,他已经决定,回国参加即将举行的广州起义;起义,很可能是去赴死。

1902年,年仅16岁的方声洞随兄、姐东渡留学,进入东京成城陆军学校读书。1905年,在东京成立中国同盟会,方声洞和堂嫂曾醒方声濂遗孀,人称“四嫂”、兄长方声涛、姐姐方君瑛成为第一批同盟会会员。曾醒、方君瑛等组织暗杀部,方君瑛为部长。不久,方声洞因母亲去世而返闽守孝,这期间他在家乡办起了书报阅览所,传播新知识新思想。1906年,方声洞因无法再入成城陆军学校学习,他便考入千叶医学校,志在掌握化学知识以制造炸弹,效力。

1908年,方声洞回国在汉口与王颖完婚当时其父方家湜在汉口做茶业生意婚后十天,方声洞王颖夫妇一同赴日,随后,王颖和方声涛妻方萌原名郑孟勤,又称“郑萌”也加入同盟会。至此,方氏一家兄弟、姑嫂、妯娌六人参加同盟会,世所罕见。

1911年初,广州起义筹备之际,身在的方声洞被福建同志推选为同盟会第十四支部支部长,以接替即将回国参加广州起义的林文。其时,方声洞夫妇已有幼儿方贤旭,同志们意欲让他留在,声洞则坚决要参加广州起义:“诸君不许吾同死耶?是焉置我也。我虽不才,习医数载,颇自信有得。义师起,军医必不可缺,则吾于此,亦有微长,且吾愿为国捐躯久矣。今有死所,奈何阻我去?况事败诸君尽死,我能独生耶?留我奚意?”这年3月,方声洞争取到运送军火的任务回国,出发之前他带着妻儿去拍全家福。在他心里,这帧全家福是作为他生前的最后一张照片来拍的。从密运军火入香港后,他不顾劝阻,毅然参加广州起义。黄兴赞他“以如花之年,勇于赴战”

方声洞的妻子王颖也是同盟会会员,解放后,王颖将方声洞的遗书交由民革中央《团结报》刊出,并捐献给了当时的中国历史博物馆(即现在的中国国家博物馆)

信中提到,“当吾由东承运军火来港时,已决志捐躯于沙场”指的就是他在广州起义前从密运军火到香港之事。方声洞到香港后,在香港摆花街实行部,协助千叶医专同学、喻培伦制造炸弹,并在广州城内假设药房,以接应炸药和军械。

信中所说“汝腹中之物”是指当时王颖有孕在身,后来果然生下一女,只是24岁就亡故了。

信中又有“吾本愿与卿相守而死…吾今死无余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及“吾此行不直告汝者…使汝日日担忧,的的非吾所忍也”等语,与林觉民《与妻书》词句几近相同。

有资料解释说,林觉民《与妻书》写于两日前农历三月廿六日二人交谊甚厚,心志与境遇相同,年龄和才气相仿,又是同乡,方声洞“于百忙之中,自无妨采用至友的文句”见郑贞文《辛亥广州起义与福建党人》福州市文史资料委员会2001年7月编《福州文史资料选辑》第二十辑如果此说成立,那么可以推测,在起义前某个特殊场合,方声洞很可能听到或者见到了林觉民《与妻书》的内容。两封《与妻书》出现大段的相同文句,不能不让人惊奇!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起义之际,者都抱定了赴死的决心。提前写好遗书,自是通行的做法,也是人之常情。

1911年4月27日(农历三月廿九日)下午五时三十分,战斗打响,不料姚雨平、陈炯明、胡毅生三路均违约误事,只有黄兴一路奋勇直前。黄兴在战斗中,右手断了两指,仍忍痛指挥,和方声洞等人杀出大南门,意欲与防营接应。走到双门底,遇防营一队迎面而来,臂上未缠作为响应起义标识的白巾,且举枪相向,方声洞急忙发枪,将领队的哨官温带雄打死,防营反击,方声洞亦中弹倒地。方声洞至死也不曾想到,其实温带雄是率队前来响应的热心同志。情势紧急,身份不明而至误伤,虽说是历史的意外和遗憾,却也都是出自一腔的热血。

广州起义,激荡天地,是中国历史极其悲壮的一页。其悲在于,牺牲的烈士,都是中国的精英,“年少才美,伤心俱烬”其壮在于,烈士的鲜血激起更大的的浪潮和力量,并迎来辛亥的成功。诚如事后黄兴、胡汉民告海外书所言:“此次死者多英才,其价值愈高,亦愈足动国民之观感。”

林觉民的《与妻书》感动了亿万读者,被誉为‘百年情书’收录中学语文课本,而方声洞的《与妻书》却鲜为人知。方声洞的《与妻书》最重要的是对“国家观念”的强调,多铿锵之言,大义凛然,视死如归。两篇同样充满爱国激情,感人肺腑,催人泪下。在情感上、在意志决心上方声洞《与妻书》与林觉民《与妻书》都很像,而区别在于方声洞更注重对后代的安排,肚子里孩子是男是女,如果生女怎样,生男怎样。另外,更重要的是他行文之中对国家之观念的强调,对旧制度的批判,对新国家的期许,虽然那时是清末,但他是站在日后要建立新的国家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要让自己的国家富强起来。在这一点上,比林觉民看得更远,所以他似乎看到了孩子们的未来,虽然会很艰苦,但会有一个好的前景。

历史已然撬动,终见成功。今天重读两位辛亥志士的《与妻书》感受他们的赤子之心、家国情怀,对新时代的我们健康发展、报效祖国,有很大的启迪和裨益。

附录:

与妻书

林觉民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彀?司马春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

汝忆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尝语曰:“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吾而死。”汝初闻言而怒,后经吾婉解,虽不谓吾言为是,而亦无词相答。吾之意盖谓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与汝,吾心不忍,故宁请汝先死,吾担悲也。

嗟夫!谁知吾卒先汝而死乎?吾真真不能忘汝也!回忆后街之屋,入门穿廊,过前后厅,又三四折,有小厅,厅旁一室,为吾与汝双栖之所。初婚三四个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汝)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及今思之,空余泪痕。又回忆六七年前,吾之逃家复归也,汝泣告我:“望今后有远行,必以告妾,妾愿随君行。”吾亦既许汝矣。前十余日回家,即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语汝,及与汝相对,又不能启口,且以汝之有身也,更恐不胜悲,故惟日日呼酒买醉。

嗟夫!当时余心之悲,盖不能以寸管形容之。吾诚愿与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事势观之,天灾可以死,盗贼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辈处今日之中国,国中无地无时不可以死,到那时使吾眼睁睁看汝死,或使汝眼睁睁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离散不相见,徒使两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试问古来几曾见破镜能重圆?则较死为苦也,将奈之何?今日吾与汝幸双健。天下人之不当死而死与不愿离而离者,不可数计,钟情如我辈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顾汝也。吾今死无余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

依新已五岁,转眼,汝其善抚之,使之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则亦教其以父志为志,则我死后尚有二意洞在也。甚幸,甚幸!

吾家后日当甚贫,贫无所苦,清静过日而已。吾今与汝无言矣。吾居九泉之下遥闻汝哭声,当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则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电感应有道,吾亦望其言是实,则吾之死,吾灵尚依依旁汝也,汝不必以无侣悲。吾平生未尝以吾所志语汝,是吾不是处;然语之,又恐汝日日为吾担忧。吾牺牲百死而不辞,而使汝担忧,的的非吾所忍。吾爱汝至,所以为汝谋者惟恐未尽。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卒不忍独善其身。

嗟夫!巾短情长,所未尽者,尚有万千,汝可以模拟得之。吾今不能见汝矣!汝不能舍吾,其时时于梦中得我乎!一恸!

辛未三月念六夜四鼓,意洞手书。

家中诸母皆通文,有不解处,望请其指教,当尽吾意为幸。

2019.10.20下午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方声洞

方声洞(1886-1911),字子明,福建闽侯人。曾在福州念私塾,自幼聪明机警、胆略过人、口才极好。虽生于富商家庭,但坦率、诚挚、尚气节、重然诺,吃苦耐劳、简朴自砺。青年时代起,就怀有挽救民族危亡、献身革命事业的信念。逢人痛论国事,力主倾覆满清。1911年4月27日,在黄兴的率领下,和闽省精英林觉民、林尹民、林文、刘元栋等人猛攻入广东督署。转战途中,方声洞见相逢的巡防营无臂号,即举枪相向,首发击毙其党人哨官温带雄。激战中,方声洞亦中弹血流遍体,弹尽力竭而死,时年25岁,葬黄花岗烈士陵园,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

银川治疗男科费用
长治治疗妇科医院
湖北治疗妇科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