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奇幻

代国那些年第七十八章王中之王

来源: 分类:奇幻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12月10日

代国那些年 第七十八章 王中之王

俗语说“看山走死人”,马王峰虽然清晰可见,但韩枫一行走到峰下却花了整整两天时间

期间第一天众人便到了跃马坳站在坳上向下看去,韩枫才明白叶四口中的“马山中处处赤骅,铺天盖地,甚是惊人”的景象指的是什么

在叶四的跑马场中他见过上千匹马在原野之中奔驰,在鸿原的战场上他更瞧见过数以万计的骑兵驰骋冲锋,然而这些景象和跃马坳里的群马相比,竟都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哂

然而在跃马坳处,孟纤纤脸上的神情却是淡淡的,似乎在说“这有什么了不起”,因此韩枫对马王峰充满了希冀希冀,希骥……他到这时,方知何谓“希骥山”缘何得名

经过跃马坳后,山路变得更加曲折陡峭,而让韩枫略感吃惊的是,还没有遇见马盗来袭,倒先遇见了成群的山豹和山狼

狼是群居动物,但豹子向来是野兽中的独行侠,没想到这希骥山中的豹子却是成群结伴的山豹除了身形比他之前在长门山见过的豹子小些外,攻击性上并没有太大差别至此,韩枫才知道之前孟纤纤为什么会说跃马坳里的野马没有天敌

队伍之中有一匹马不小心被山狼咬伤,为了不耽误行程,孟纤纤只得让人把那匹马留在了山中任其自生自灭,结果大队刚往前走了不到十几丈,便听一声凄厉的马嘶,而后山林间只剩回声所幸那位朱姓大汉——朱拓都之前便给队伍多备了二十匹空马,因此马儿可以轮流换乘,少一匹马对大队造不成什么影响

至于朱拓都的名字,韩枫也私底下问过孟纤纤,才知麓州人都以成为最厉害的猎马人自居,因此不少人给自己的孩子取名“拓都”,希望孩子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传说中的那个人,当然也希望孩子能成功地抓到野马王

经过山狼和山豹的风波后,一行人再走起路来便谨慎了许多,甚至连玉顶火麒麟也比之前警觉它每走十几步,便会仰头清啸一声,似乎告诫四周此处是它的地盘,而也因如此,大队果然再也没受到过野兽的骚扰

倒是韩枫担心天马这般鸣叫示威,不止会吓跑野兽,甚至连野马也会受不了

孟纤纤微笑着打消了他的顾虑:“最好的野马王才不会怕天马说不定玉顶火麒麟这么一叫,反而会把人家激来”

韩枫道:“但愿吧”

怀揣着这样的希望,韩枫却在来到马王峰下时有些失望

莫说没见到马影,就连马粪都没见着

但朱拓都经验丰富,一下子就瞧见了猎者石旁倒在地上的一具尸体

那是一具岭南虎的尸体,死了已经有两三天之久,以至于炎炎夏日中,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发臭,周围飞着一群群的苍蝇

韩枫皱着眉头站在朱拓都身旁看着那尸体,见虎腹上有着一个深深的蹄印

那蹄印很大,几乎比一丈黑的大一倍蹄印大小往往代表着马的身躯大小,也就是说,那匹马的身材竟有一丈黑的一倍大

一丈黑已经算是赤骅中最大的了,一匹比它大一倍的马——韩枫实难想象

而更让他吃惊的是,那虎身上除了这一处蹄印外,再无别的外伤,显见是一蹄致命那岭南虎的左爪爪尖上带着些许血肉皮毛,想来是被马尥蹶子时临死前抓的从皮毛中能看出,那马的毛色有金有红,至少后腿上是两种色彩交织在一起

孟纤纤看着那马毛,仔细辨认了一阵,道:“是沥血金龙”

头一次听到有马称“龙”,韩枫登时觉得心跳都加快了几分,暗忖若能降服这匹马,那真的是人生一大快事然而朱拓都的话却犹如一盆冷水迎面泼了过来:“大公子三年前当初想要抓的不也是它么”

“是呵”孟纤纤手中一紧,“想不到又被我们撞见了朱叔叔,你记不记得爹当初是怎么说的”

朱拓都道:“老爷说这批野马群是他见过最多的,大约有八千匹而沥血金龙应该只是其中的一匹野马王,其他的还有几匹,看那时掉落的毛色来辨别,应该是‘晓寒骕骦’、‘金钱桃花驹’和‘撵月踏雪骢’而它们再往上应该还有一匹王中之王,至于是什么,就连老爷也猜不到了”

韩枫听到这儿已经完全听愣了且不说八千匹的数量大大超过了他的预估,且不说那几匹野马王的名号他听着就觉得难以想象,单说这匹沥血金龙的上边还有一匹王中之王,便叫他觉得一个头变得有两个大

回头看着马王峰,只见夕阳照耀下,那暗红的土石竟然像被光影赋予了生命,这山峰的样子像极了一匹正在腾空向天飞纵的骏马一时间,他几乎陷入幻觉,只觉自己要降服的那野马王也是这么一匹庞然巨兽

当晚大队在马王峰下找了个林子搭起了帐篷那林子周围都是灌木,朱拓都又指挥几人在缺口处拿木头搭了些简单的拒马,为的就是防止半夜被野马冲营然而野马可防,家马却难防随队的五十匹赤骅仿佛被那火红的马王峰激起了血脉里的野性,好些的便不停地绕着圈子打鼻息,脾气差些的甚至开始不听指令,以致队中有个大汉直接被自己的坐骑掀到了地上

只有一丈黑和玉顶火麒麟这会儿还稳得住阵脚韩枫把手按在一丈黑的胸腔上,只觉一丈黑的心脏跳得比平日也快了许多,不知是因为血性难驯,还是因为感受到了野马王的气息以致不安不过他瞧得出来,自己的坐骑正在努力地克服着这种慌乱,因此一丈黑竟然比平日沉默了许多,韩枫一下马背,它便老老实实地停在大队角落中,低头挑拣着灌木丛中的嫩芽

而玉顶火麒麟比一丈黑的情形要好很多它完全没有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反而开始在营寨之中巡视起来走过几匹躁动不安的赤骅旁,它甚至还会“纡尊降贵”地过去跟它们蹭蹭身子——这种安慰举动让韩枫瞧得有些忍俊不禁不过,虽说滑稽,但也的确管用

因此,人们开始休息后,马匹的声音也渐渐宁静下来马王峰下只剩轻轻缓缓的马蹄踏地声,以及此起彼伏的男子呼噜声

夜,悄悄来临了

本书读者群:

通化治疗前列腺脓肿方法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电话号码

清远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杭州癫痫病医院最好的医院
贵阳癫痫医院排名
汕头哪个妇科医院妇科检查最好
猜你喜欢